“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癌细胞扩散写绝笔信我不甘心

涉事医院同意赔偿不超过60万元

“错换人生28年” 当事人癌细胞扩散写绝笔信喊话涉事医院

姚策的代理律师周兆成向记者证实了此事,并透露目前姚策身体状况非常不好,医生曾告知姚策换肝可能性很小。得知调解结果后,姚策写下《绝笔信》喊话涉事医院。

能还回一个健康的孩子我们一分钱不要

今年2月,28岁的江西九江男子姚策被查出罹患肝癌,母亲许女士欲“割肝救子”时发现孩子非自己亲生,而是河南郑州的杜女士所生。而杜女士的儿子郭威,则是许女士亲生。28年前,这两个婴儿在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被抱错。今年9月11日,“错换人生28年”案在河南省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一审开庭。

当事人写下这封绝笔信只因感觉再次被医院愚弄

“作为姚策的代理律师,看着姚策的病情如此危急,我还是希望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能够早日宣判;同时,也希望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能够积极践行承诺,利用自身医疗机构的优势资源对姚策进行后续的帮助。在法院判决之后,如果姚策治疗费用不足,也请早日启动医院公益基金进行帮扶。”周兆成律师说。

周兆成律师称,法院近日反馈了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最新调解意见》,医院同意最多不超过60万元的赔偿,这个方案让姚策绝望。因为上次姚策去开封参加完庭审就去了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得到院方的承诺一定会帮助自己。“但是,现在过了两个月,医院不仅无动于衷,而且抛出这样一个方案,姚策感觉自己再次被医院愚弄,所以才写下这封绝笔信。”周兆成律师说。

周兆成透露,9月在开封的庭审结束当天,姚策是情绪十分平和地结束到医院的探访,他甚至在回来的路上一直对亲生父母和养父母叮嘱不要怨恨医院,说他们也不容易,自己的身体已经这样,还是选择谅解吧。

在杜新枝看来,获得来自医院的赔偿能让姚策增加生活的信心,看到希望。“他会觉得自己没给家里带来太多的压力,心里不是也得到了安慰吗?如果孩子没了,我要钱干啥?姚策出生的病历上所有检查都是健康,你能还我一个健康的孩子,我们一分钱不要。”

南昌轨道交通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董事长聂鸿表示,南昌地铁4号线是南昌交通线网中的主骨干线路,串联了城市重点发展区域,覆盖了赣江东西岸主要发展轴。该隧道的全面贯通,为整条地铁线的顺利完工打下了坚实基础。整条线路建成通车后,城市设施更加完备,最大限度地满足民众快速、便捷出行需要。(完)

11月25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从“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姚策家属处了解到,近日法院反馈了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最新调解意见》,对于涉事医院同意最多不超过60万元赔偿的调解意见,姚策和家人都难以接受。

“如果医院没有抱错,如果给我们孩子打了防疫针,什么事情都做到位了,我们干嘛要找你呢?2020年都要过去了,不给我们一个说法,也不说赔,也不说不赔,给我们晾在这。”面对事件进展,姚策的生母杜新枝既气愤又无奈。

姚策生母杜新枝告诉记者,由于目前姚策的全部治疗费用都是依靠公益平台募捐,募捐款只能用于姚策治疗,而姚策的爱人没有工作,目前全职照顾姚策。所以目前姚策一家生活压力非常大,姚策爱人靠信用卡以及花呗借款来生活。

“我不甘心,为什么28年前,我在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出生,医院明明知道我生母是乙肝患者,却没有给我注射最为宝贵的生命第一针——乙肝疫苗?”

据周兆成律师透露,他从姚策的家人处了解到,目前姚策的病情已经非常危险,由于其体内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医生告诉他已经无法换肝了。

由于癌细胞扩散,姚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疼痛愈加强烈。“究竟姚策还能不能挺过这个新年?”这是悬在姚策家人心头的一把刀。

“姚策爱人熊磊偷偷告诉我,姚策现在疼痛非常强烈,止疼药已经没有任何效果了,每天都要靠注射大剂量的吗啡来缓解疼痛。不管吃饭或者喝水都会疼,每天输液从上午延续到下午五六点,疼得吃不下东西,也下不了床。”周兆成律师说。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陈彦霏

周兆成25日表示,“我仔细看了信的内容,真的感觉心痛。”

“我只想在我生命最后之际,得到一个答案,得到一份公平的裁决……”

该隧道段由南昌轨道交通设计研究院设计、中国中铁隧道局承建,采用两台直径为6.28米的泥水平衡盾构施工,下穿两座中间风井,施工中克服诸多难点和风险。

本组稿件除署名外,综合解放日报·上观新闻

他说尤其是读到姚策对张祎捷写下:我知道您是1991年7月毕业后就来到了淮河医院,一直工作至今。而我是1992年6月出生在淮河医院,而后被你们“错换”!今天,您在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培养下,已经成为医院院长;而我却在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错换”下,已经肝癌晚期,只能等死……感受到了姚策字里行间对命运不公的悲愤。

“医生告诉我,我现在已经不可能换肝了。只能保守治疗,我知道我身体里的癌细胞已经侵蚀了我的全身,每天疼痛加剧,如万千蚂蚁般的蚀骨。”

之前他还劝家人谅解医院现在是真的失望了

——摘自“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姚策绝笔信

体内癌细胞已经扩散疼得吃不下东西下不了床

周兆成没有料到,这起诉讼案件的进展会如此艰难:“当时我们提出200多万元的赔偿款,完全是按照法律条款得出的严谨诉讼请求,现在对方回应最多赔偿不超过60万元,让我们很震惊。”

在周兆成看来,这是姚策最后的妥协和希望,现在也被打碎了。令周兆成担心的是,姚策是否还能等到法院公正的判决结果。

Related Posts

插管英雄我终于成了儿子的骄傲

插管英雄:我终于成了儿子的骄傲这次医师节

爱拼才会赢厦门特区40年的闯与试

(特区40年)爱拼才会赢 厦门特区40年

长江禁渔进展怎样来自沿江省份的调查

新华社北京9月8日电 题:长江禁渔进展怎

来了!J罗现身伦敦做客阿森纳球星餐馆即将体检

J罗(右)现身伦敦某餐馆皇马球星哈梅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