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中国为全球战“疫”争得先机

(抗击新冠肺炎)为什么说中国为全球战“疫”争得先机?

中新社北京5月19日电 题:为什么说中国为全球战“疫”争得先机?

多年来,Mike O’Connor 靠出售域名捞金。虽然不时卖掉一些域名,但是他对 corp.com 一直“讳莫如深”,绝口不提出售之事。因为他深知这个域名的“威力”,不会轻易出手。

持有者 Mike O’Connor 喊话微软:这个锅请微软自己背

Corp.com 的巨大杀伤力不亚于切尔诺贝利事件,如果这个域名落入犯罪分子或者国家黑客的手中,后果将不堪设想。

事实上,多年来,Microsoft一直在试图消除corp.com的威胁,发布了数个软件更新,以帮助客户减少名称空间冲突的可能性。

回顾过去数月,一些国家把握时机,比如中国的近邻韩国。韩国总统文在寅评价,韩中两国抗疫思路和举措相似,抗疫合作卓有成效。也有一些国家背道而驰,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对此直言不讳,“美国联邦政府在前期浪费了宝贵的时间”“英国早在1月底就知道疫情的严重性,却白白浪费了时间”。

他也不止一次敦促相关国家抓住疫情防控的“窗口期”。3月底,世卫组织专门介绍了中国分区分类防控措施,那时中国已基本没有新增本土确诊病例。

“中国给世界争取了时间,还给世界提供了第一手的病理资料和防控对策经验。”日本立命馆大学教授周玮生说。如其所言,随着疫情多点暴发,中国以另一种方式为全球战“疫”争取更多机会:“毫无保留同各方分享防控和救治经验,尽己所能为有需要的国家提供了大量支持和帮助。”

也就是说,任何控制 corp.com 的人都可以被动地拦截来自成千上万台计算机的私人通信。

随着新冠病毒传播被遏制到较低水平,许多国家陆续放宽限制。世卫组织方面强调“解封”需要谨慎,同时指出,中国、韩国等国有针对病例激增的预警,“这是人们需要看到的快速行动能力”。

近日,随着首节钢箱梁正式吊装,横跨引江济淮主河道、长达280米的将军岭路特大桥,进入桥面施工阶段,为即将进行的引江济淮主河道开挖,进一步赢得时间、创造条件。中铁二十四局将军岭路特大桥项目部相关负责人介绍,通过排计划,抢工期,加班加点,能够保证在12月底,交付给河道去开挖,这个节点工期是没有问题的。

为了保护系统,我们鼓励客户在规划内部域名和网络名称时养成安全的安全习惯。我们在 2009年 6 月发布了一份安全建议,并发布了一项有助于保护客户安全的安全更新。在我们对客户安全的持续承诺中,我们还获得了corp.com 域名。

面向疫苗研发这方新“战场”,中国正在下好“先手棋”:目前在世卫组织官网上已备案并进入临床试验的新冠肺炎疫苗共有8个,其中4个来自中国。由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薇团队研制的新冠病毒疫苗,率先进入二期临床试验。而刚刚落幕的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强调“疫苗与医疗方法应全球共享”,中方作出的相关承诺再度令外界备受鼓舞。(完)

据世界卫生组织测算,中国采取的“限制人员流动的措施在中国范围内延缓了疫情传播两至三天,中国以外地区延缓了两至三周时间”。

哈佛大学生物统计系和统计系教授、美国国家医学院院士林希虹归纳出“武汉经验”对全球抗疫的六个“启迪”,分别是:居家隔离和社交隔离;集中隔离;为医护人员提供足够的防护和后勤保障;提高检测能力;采取多种措施积极应对;保护易感人群。她说:“‘武汉经验’对各国来讲非常有意义,让各国不是从零开始。”

而微软此时买下 corp.com ,很可能是因为全球新冠病毒肆虐下,远程办公激增导致域名相关企业安全风险飙升有关。

“我并不缺钱,我只是希望微软站出来承担自己犯的错误。”

所以,一旦被不法分子控制,后果将不堪设想。

但这个答案,恐怕只能等待时间给出了。

那么,它的“威力”究竟有多大呢?

“受益于中国正在采取的大规模防控行动,对于其他国家来说这是‘窗口期’。”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多次这样说。

在测试期间,施密特的公司施密特的公司 JAS Global Advisor 一度模拟本地 Windows 网络登录和文件共享环境接管了对 Corp.com 的连接请求。

但是事实上这些缓解措施收效甚微,因为很少有企业听从微软的建议部署这些修复程序。原因主要有两点:首先,这样做需要企业在一段时间内同时关闭其整个 Active Directory 网络。其次,根据微软的说法,补丁程序可能会破坏或拖慢企业日常运行所依赖的许多应用程序。

通过这次实验,施密特等人得出了一个结论:最终控制 Corp.com 的人可能会立即拥有一个开箱即用的遍布全球的企业计算机僵尸网络 。

引江济淮工程是一项以城乡供水和发展江淮航运为主、结合灌溉补水和改善巢湖及淮河水生态环境为主要任务的大型跨流域调水工程,于2016年12月底开工建设,其供水范围涵盖安徽省12市和河南省2市,自南向北分为引江济巢、江淮沟通、江水北送三段,输水线路总长723公里。(完)

 今年 2 月,70 岁的 Mike O’Connor 正式宣布开始考虑出售 corp.com ,要价 170 万美元,并喊话微软出来“背锅”。

“全球都应该学习中国经验。”《柳叶刀》主编理查德·霍顿直言。他呼吁各国采取与中国同样有力的防疫措施,包括“对疫情严重的地区采取封闭管理”。

2019 年,对 DNS 名称空间冲突进行过长期研究的安全专家杰夫·施密特(Jeff Schmidt)和其他专业人士做了一个“危险的实验”。他们每天记录并分析流向 Corp.com 的企业内部流量,八个月后,施密特发现超过 375000 台 Windows 电脑端正在尝试发送信息,包括尝试登录内部公司网络以及访问网络上特定共享文件。

他将对域名的查询短暂地重定向到了本地成人玩具商店的网站。没过多久,他就收到了困惑的人发来的愤怒电子邮件,但这些人把这个“漏洞”抄送给了微软的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

那么,这个域名和微软什么关系呢?

那么,微软为什么选择在此时买下它呢?故事还要从域名的持有者 Mike O’Connor 说起。

Active Directory 是 Windows 环境中各种与身份相关的服务的统称。系统要素彼此查找需要借助一个名为 DNS 名称传递(DNS name devolution)的 Windows 功能,这是一种网络速记方法,可以轻松查找其他计算机或服务器,而无需为这些资源指定完整的合法域名。

需要注意的是,之所以称 Corp.com 为魔鬼域名,是因为任何人只要拥有 corp.com,就能访问全球主要公司数十万台 Windows PC 中海量的密码、电子邮件和其他敏感数据。也就是说,Corp.com 的拥有者什么都不用做,就会有海量敏感企业数据踏破门槛“投怀送抱”。

不过,也有人提出疑问,微软买下最危险的域名企业就一定安全吗?

大约过了一小时,他们收到了超过 1200 万封电子邮件,并且其中很多邮件都包含了敏感信息,于是施密特等人立刻终止了实验,并销毁了整个数据库。

当然,微软曾经也试图购买 corp.com,据 Mike O’Connor 透露,微软当时的出价是 2 万美元,但 Mike O’Connor认为对于 corp.com 这样的四字母顶级“优质”域名来说,这个报价不符合其本身价值及市场价值,拒绝出售。

雷锋网了解到,早在 1997 年,Mike O’Connor 就用这个域名开了个世界级的玩笑。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值得注意的是,Windows 的早期版本实际上鼓励采用这种存在风险的设置,这使 得 Windows 计算机有可能尝试与 corp.com 共享敏感数据。

还有一批中国医疗专家临危受命,带着实战经验转战海外,中山大学附属三院感染科副主任林炳亮就是其中一员。直到现在,他与同事还在塞尔维亚帮助当地控制疫情。他说,塞方听取中方专家组建议,采取建设“方舱医院”和实行大规模检测等方法。令人欣慰的是,塞尔维亚已结束国家紧急状态。

最新研究还提醒,新冠病毒可能成为永不消失的流行性病毒。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等传染病专家均认为,接种疫苗是获得“群体免疫”的最佳路径。

至于他们为什么要把这个漏洞抄送给比尔·盖茨,这还要回溯到 Active Directory 的诞生。

安全研究人员这样评价说:

“我们都在学习借鉴中国的措施和经验。”埃及卫生与人口部部长助理默罕默德·绍基特意提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中国在50天内探索形成的7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6版防控方案,译成多语种。世卫组织据此又总结出最有前途的四种治疗方案,挽救无数生命。

5月初,权威期刊《自然》网站在线发布了一项英、中、美多国科研团队联合研究。科学家建模推算,如果不实施有力的非药物干预措施,那么中国境内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可能增长67倍。研究也认为,“中国为遏制新冠病毒在其他地区的蔓延和减轻其影响提供了时间窗口和准备机遇”。

但是,如果内部 Windows 域无法映射回企业实际拥有和控制的二级域名,事情就不那么顺利了。在支持Active Directory 的 Windows 的早期版本(如 Windows 2000 Server)中,默认或示例 Directory 路径被指定为“ corp ”,并且许多公司采用了此默认设置,而没有修改成自己公司的二级域名。

Related Posts

重庆市职业教育学会举行换届选举张荣当选理事会会长

人民网北京6月18日电 为推动《国家职业

我们为《最后生还者2》准备了海量内容明晚不见不散

随着《最后生还者2》的发售,我们也为大家

科技部若中国新冠疫苗研制成功将向全人类提供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今天(6月7日)发表《抗

“疫情不退我不退!”——湖北仙桃一名退休民警的坚守

(抗击新冠肺炎) “疫情不退我不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