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长三角的工厂看见中国经济的韧性

疫情之下,“中国制造”屡次被提及。我国制造业该如何抢占全球产业链制高点?面临着怎样的机遇和挑战?转型升级之路又该怎么走? 4月22日晚,正和岛《每周一播》第四期特别策划《中国制造的变局与突破》上线,本期由人文财经观察家秦朔对话东方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行,以下为秦朔老师分享内容精编。

今天我的题目是《中国制造的挑战与定力》,我把大致的思考框架给大家报告一下。

最近我刚刚去浙江湖州做调研,去了一个上市公司,它是做家具的,99%出口,其中有一半出口到美国。

《福布斯》杂志采访过美国当时最好的无人机企业,他们说我们有一个设计之后要把它变成成品,需要在很多地方采购零部件,包括中国,最少要三个礼拜才能从设计到成品,但是大疆在深圳一天之内就能够把所有零部件采购完成,而且做出成品,所以我们没有办法和大疆竞争,只能从硬件退出,集中于软件和服务。

中国人做生意非常厉害,美国人在乎的是怎么做生意,这是生意的生意。

可见我们的市场大,即便是三分之一的市场也可以孵化出很多龙头的企业。

核心技术和化学、物理、材料等相关联的方面,我们还是不足。我们在简单创新方面比较强,但是在复杂创新方面比较弱。

首先谈一下中国制造的地位和优势。目前从工业增加值的角度,中国制造大概占全球制造的30%左右,相当于日本、美国、德国加在一起。所以说制造业不仅是我们的立国之本,而且是我们的强国之基。

第三,关键的核心技术和零部件。

安吉,这一个县有两三千家和家居相匹配的各种各样的中小企业。办公家居中每三把椅子就有一把来自安吉,企业和我说现在打个电话20分钟所有东西都会运到他这里,然后进行组装,这样的网络优势是非常独一无二的。

中国制造有5大优势:

因为他们的环保、安全方方面面的要求非常多,而且他们的制造业已经停滞了,培训各方面也都停止了。

我也看过美国一些工厂工人的情况,和我在中国看到的工人的纪律性和年轻程度是没得比的。很多美国制造业从业者都是四五十岁的,都是有色人种;他们想发展制造业,劳动力也没有基础,给了富士康几十亿补贴,也回不去。

第一,底层创新能力的挑战。

第六,要素成本不断地提高。

1.为什么美国给富士康几十亿补贴,也回不去?

第二部分我想讲中国制造面临的内部挑战。

除此之外,中国太保寿险还及时推出“勇敢者”和“护身福”两款产品,其中“护身福”推出不到20天,就为近400万名客户提供了每人10万元新冠肺炎保障,大大提高了客户保障水平。同时对近80万营销员和全体内勤员工提供新冠肺炎保障,并推出营销员家属保障方案,全面提高复工抗风险能力。

现在半导体里面的设备,包括光刻机,制造东西的设备差距很大,而且要生产出高性能的产品,我们也必须用国外的很多设备,因为他们设备的精度比我们高很多。

不仅如此,中国太保寿险还充分考虑新冠对春耕期间农业生产的影响,主动扩展安贷宝责任,为广大农民提供新冠保障,帮助农户恢复生产。截至目前,已累计为16.3万人次扩展了新冠保障,提供周全守护。

中国制造面临外部的挑战也非常大,挑战包括:

2.如果别人卡这方面的脖子,我们非常麻烦

第五,劳动力的优势。

中国只要敢于突破专利墙,不触犯专利范围,可能用很低成本的方法实现突破。

虽然一般贸易越来越多,但是加工贸易还是占很大比重。过去我们也没有自己的品牌,现在受到国际上各种打击,将来必须有自己的品牌,这也是一个过程,而且品牌背后是文化,是原产地的效应,中国并没有那么强。

制造业实在是非常的辛苦,像刘永行董事长这样的制造业企业24小时不能停,包括我采访的中国巨石,一旦开起来就像钢铁高炉一样不能停,这样的企业家都是“超人”,每天都想着万一出点事会怎么办。

针对各类型企业,中国太保寿险积极扩展新冠责任,提供疫情保护,切实支持实体经济和企业发展。公司设计了“守护者”专属方案,累计服务小微团体1371个,并在二月为十家中大型企业的复工提供了保险保障。同时,中国太保寿险主动和各大银行联系,扩展新冠保障,推动企业线上投保。2月以来,中国太保寿险和民生银行总行联合推出“民生-太保 共同战役,与你在一企”企福宝产品特别推动方案。5天时间33家分公司与36家分行完成对接培训和启动。截至2月末,民生企福宝累计为全国2438个企业提供了服务,共计给33家分行的8275名客户带来高额保障。

我们的管理和效率优势背后往往能够创造更高的价值。我采访过很多企业,发现他们能把低成本和高效率简直完美结合在一起。

第二,通过这次疫情,过去全球高效供应链可能会慢慢向更具有区域色彩的安全供应链过渡。

现在全世界供应链最高端的设计和品牌是美国,日韩可能是核心关键的零部件,生产的设备可能是德国、日本,美国也有一些。我们是一般的零部件很强,再往下加工、生产非常非常强。如果别人卡核心技术这方面的脖子,我们非常麻烦。

第一,生意的生意的挑战。

比如在原材料的选择上,以低成本做出高价值的东西,既便宜又好,这是和管理、创新结合在一起的优势。

虽然西方有很多技术壁垒和技术专利,但是他们十年、二十年不改变,比如像我前一年采访的中国巨石,玻璃纤维产量世界第一,高性能的玻璃配方在西方有专利以后,已经二三十年没有什么变化。

我们的终端产品很好,但是要想把终端产品造出来需要很多设备,这方面我们还是相对比较弱的,所以无论是在华为智能手机生产线上,还是我最近看吉利在湖州投资的变速器工厂,主要的加工设备都是来自于日本、德国、法国、意大利。

总体来讲,我们有很多挑战,特别是由于越南等等成本洼地的出现,我们制造业相对的吸引力也在下降。国内很多制造业的企业家的子女都不愿意做制造业,这个行业的荣誉感、吸引力都在下降。

3.供应链整体不会移出,但是一定会调整

第二,全类制造优势。

中美贸易谈判涉及国家的补贴、关税、非关税壁垒、知识产权等等。不仅是美国,西方有些发达国家之所以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跟这些是有关系的。

5G方面,华为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但是在很多其他行业标准方面,中国的能力是不够的。

很多人说中国就是一些简单加工的产品,其实完全不是这样,我们不只是在简单制造领域很强,复杂制造领域也越来越强,所以说全类制造都很强,因为中国腹地很宽,使得中国制造业在一国之内转移,有更长的生命周期。

韩国去年和日本这一场贸易战,日本把半导体里三个核心原材料停止了,韩国的半导体很受不了。

我去华为看过像智能手机生产线上电路板的贴片,贴片要用胶水,胶水都是美国3M的,每几个月提供一次。如果不用这个胶水,用其他胶水质量就是不过关,精度、黏性就是不够,背后这些很核心的部件,我们不行。

中国的市场很大,大的市场能造就专业化分工,提高劳动生产率。我在中国很多地方采访,发现很有意思,比如广东和浙江龙头企业等供应链很少重合。广东供应链基本上在珠三角就完成了,但是浙江可能是在长三角完成的。

它的本质不是一个链,而是一个网络。当年在无人机非常时髦、性感的时候,美国很多风投投了美国的无人机,但是最终都打不过中国的大疆,中国的大疆占了美国90%多的市场份额。为什么?

我们有很熟练的劳动力,而且很有纪律和责任心。我采访过中国工人和国外工人,包括在美国做投资的企业,根据他们的反馈,单个美国工人远不如中国工人的劳动生产率。

第三,管理和效率优势。

也就是说,东西的知识密集程度越高,历史累积的需要越高,我们这方面往往就会比较弱。所以我说中国经济博大而不精深,未来要走向精深之路,要在底层研发上下功夫。

Related Posts

【你有多美】抗疫先锋|张晓光做疾控人是一生的选择

1998年夏,张晓光从武汉大学毕业到中国

向“西城大爷”学什么

6月中旬,北京的疫情突然严重起来,确诊病

韩单日新增病例53天来最高物流中心现聚集性感染

中新网5月28日电 据韩媒报道,韩国中央

世界卫生组织全球疫情处于关键时刻

当地时间27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日